参加「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培训感悟(第一个习惯)

be-proactive.png

我现在工作的公司,车和家,是一家非常注重企业文化的公司。最近在公司的安排下,我有幸参加了这个「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的培训。

我很久以前有看过这本书,但时间太久,里面很多内容都已经不记得了,很多好的方法也没有坚持下来,趁着这个机会,刚好温故而知新了一下。在这里记录一下这次参加培训后的一些感悟,可能比较乱,因为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

说真的,我年轻的时候是看不上这些个人成长的课程的(那时年少无知,特别狂妄,认为自己不需要此类课程)。但是,有一天我在学习使用编辑器的时候,接触到了一篇小短文,叫「高效文本编辑的七个习惯」,此文作者也是在程序员中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编辑器软件 Vim 的作者。他深受「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的影响,因此用这个非常相似的题目写了这篇文章向它致敬。我看完之后深受震撼,决定马上开始接着看「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

后来也陆陆续续地看了一些其他的个人成长方面的书籍,看的过程中发现很多现象和背后的道理都有一些相通之处,所以趁着这次培训的感悟,干脆放到一起聊一下。

这七个习惯可以用一张图来表示:

7-habbits.jpg

1 第一个习惯:Be Proactive(积极主动)

在这一章里,培训老师给大家播放了一小段视频,“Carry Your Own Weather”,大意是人的情绪有时候会受天气或外部环境的影响,但是建议大家要「随身携带自己的天气」。然后老师让大家展开讨论,互相提问并回答问题。

有几位同学都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和阿 Q 精神有什么区别呢?我听完以后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不过可惜,没有抢到机会回答它,所以在这里说一下我的看法。

1.1 积极主动与阿 Q 精神胜利法的区别

首先,“Carry your own weather”只是第一个习惯的一部分,它跟其他习惯是有紧密联系的,把它从七个习惯割裂出来,单独来看的话,确实会不容易看出它跟阿 Q 精神有什么区别。

但是,阿 Q 精神胜利法是积极主动的正反面,它是另一个极端,是消极到不能再消极的一种本能应激反应。我们都知道,人受到外部环境刺激的话,会和所有其他动物一样,做出一些本能的应激反应。比如你要是被人打了一下的话,肯定会很生气,会想要打回去。阿 Q 也是这样的,被人打了之后,很生气,想打回去。但是他不敢真打回去,并且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最后怎么办呢,只好骂出「妈的儿子打老子了」这样的话。

然后,阿 Q 就又被打了一顿。也就是说,他不仅没有解决被人打的问题,反而让问题变得更严重了。

而七个习惯里的「随身携带自己的天气」(不要受外部环境的影响),我觉得,它的目的是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些真正需要关注、需要解决的问题上。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你如果受了外部环境比如情绪等因素的影响,可能就会事倍功半,说不定还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比如开车的时候千万不能开「置气车」。

关于这个问题,推荐大家看一本书「第五项修炼」,里面总结了各种各样的系统性问题,其中一种系统,我把它称之为“火上浇油”的系统(其实就是我们控制理论里的正反馈系统,做为一个搞汽车的人,应该对各种控制系统都不陌生吧)。

火上浇油的系统,有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坏的,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很危险的(因为正反馈的存在,很容易失控)。带着情绪去解决问题或者干脆逃避问题,就是一种需要尽量避免的坏的火上浇油。

1.2 消解负面情绪与解决问题的关系

一方面,消解负面情绪对我们解决问题很有帮助,做事情要专注,不要被情绪影响。

另一方面,我也发现解决问题本身对消解负面情绪有很大帮助。

也就是说,这两个事情是相辅相成的。

举一个我自己的经历作例子。

有一天我在正常过绿灯的时候,被一个司机在后面猛按了几下喇叭。相信大家可能都会碰到过类似的情况。

每次碰到这种事情,我都非常生气,心跳加快,有时候甚至能感觉到自己额角的青筋暴跳,但是每次都感觉对这种情况毫无办法。

但是那一天我主动地去尝试了一下正面解决这个问题。很快我就得到了答案,这个问题是 无解 的。我不可能决定别人的行为,下次还是会碰到有人摁喇叭。那我的心跳怎么办呢?它还是跳的很快啊?很遗憾,这个问题也是 无解 的,我也不可能决定自己的心脏的行为。但是经过这次思考,我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再过一会儿,我的心跳是会慢下来的,我的心情是会恢复平静的(要是它一直不慢下来,我就得去医院了;要是我的心情一直无法恢复平静,我可能需要考虑「放弃治疗」了)。

所以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我尝试去解决一个问题,却发现这个问题无解,但我还是很高兴,因为一个无解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不需要去解的问题,因此也就不再是问题了

其实这个问题有一个解,那就是:

  1. 提醒自己以后不要这么没素质地摁喇叭
  2. 同时慢慢等待国人素质的提高吧

1.2.1 Proactive 和 Flow

放完视频后,培训老师还给我们讲了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的故事。说有个犹太人心理学家,叫『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Emil Frankl),被抓到纳粹集中营里,被惨无人道地折磨、做人体实验,支持他活下去的唯一的精神力量,就是他告诉自己,自己人生的意义就是要活下去,以后好把自己的这个经历和心理活动教给自己的学生,通过想像自己在课堂上给学生上课来忘却自己的处境。

我后来去查了一下 Wikipedia,发现这个培训老师真能瞎扯,张嘴就来。这个心理学家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他同时还是一位精神病学的医生,他的医生身份被认为有用才幸免于难。

但是,我确实想到了另一本多次提到纳粹集中营幸存者的书,也是一本关于一种心理学现象的书,名字叫“Flow”,中文翻译成「心流」。在这本书里,提到了很多在困境中的人,通过让自己沉浸在某种心理活动中,忘记了自己所处的糟糕的环境;也提到很多有着了不起的成就的人,在谈及自己在完成那些惊人的创举时,很多人都提到这些事别人看起来很难,但是他们在做的时候,就像在顺流而下(Flow),被水流推着前进一样,几乎一点也不感到费劲。所以采访他们的这位教授把这种心理学现象起了 Flow 这个名字,并且后来写了这本书。

比如有一位被斯大林关进监狱的女士,她描述了自己为了扛过禁闭,这样的一些心理活动:研究如何用手头的材料给自己做一个 Bra;自己跟自己在脑子里下国际象棋;假想自己在跟一个法国人用法语聊天;自己作诗然后背诵下来。什么叫「随身携带自己的天气」?如果这还不算「随身携带自己的天气」的话,我就真的不知道什么才是「随身携带自己的天气」了。

又比如有一位下半身瘫痪的人,他描述自己瘫痪之后,感觉像重生一样——所有一切都需要重新学习,但同时人生的目标和意义也变得无比地清晰:就是每天不停地提高自己。其他一切以前会干扰到自己的目标,现在都变得不重要了。

下面是 Flow 现象的示意图:

flow.png

这张图很简单,X 轴是技能等级,Y 轴是挑战性难易等级,在技能和挑战水平都比较高并且相互匹配的时候,人就比较容易进入 Flow 的装态。

推荐大家一定要读一下“Flow”。进入 Flow 状态就是进入一种 Moment;而人活着就是为了某些 Moment 啊。

即使不是为了这些 Moment,人这种动物的大脑生理构造决定了,它一个时间只能装得下一件事情,尝试装进去多于一件事情,效率就肯定会下降。所以你在努力解决问题的时候,你的那些负面情绪本来就会慢慢离你而去;但是如果你能自己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并且加以利用和控制的话,你就已经学会了七种习惯里的第一个习惯。

1.3 积极主动的以色列人

前面已经举过了纳粹集中营里的犹太人作为积极主动这个习惯的例子,现在再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刚看的一本关于犹太人的书:「创业国度」(Start-Up Nation),是讲以色列的创业现象的一本书。

犹太人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善于「随身携带自己的天气」的种族了。我觉得这可能是几千年来的逆境把他们训练出来的?

以色列人祖祖辈辈都有一个梦,那就是要回到耶路撒冷。然而耶路撒冷已经变成了不适合生存的沙漠,但是这难不倒以色列人,他们愣是发明了滴灌技术,在沙漠上建起了农场、把沙漠变成了绿洲,然后把滴灌技术卖到全球其他沙漠化严重的国家。你见过更厉害的「随身携带自己的天气」的人吗?不论是从字面的意义上,还是比喻的意义上?

以色列的年轻人都会比其他国家的年轻人成熟很多,因为他们是全民服兵役的,上大学之前要先当兵,而且真的要上战场打仗的。书中举了一个例子,一个 23 岁的小伙子,就要带领一个排的士兵,去打恐怖份子,解救人质了,他的上级领导不可能帮他做决策,因为战场上信息瞬息万变,根本来不及。所以他们很早就学会了要积极主动快速地作出负责任的选择。

书中还提到另外两个国家跟以色列做对比,新加坡和韩国,都是很小的国家,都是强敌环绕,危机感很强,全民服兵役,但是这两个国家的创新创业都比不过以色列,作者分析了一下原因,认为这是由于这两个国家都非常强调秩序,下级基本上要绝对服从上级,因此也就无法做到积极主动的自主选择了。

以色列的 Intel 分公司工厂的例子也非常能说明以色列人在积极主动选择的时候,是有多拼。当时他们承接了大部分 Intel 80386 芯片的生产,一周 7 天,12 小时两班倒的生产。这时候海湾战争爆发,萨达姆·侯赛因宣布如果美国参战,他就将向以色列发射导弹。而当时大家都认为萨达姆不仅只是发射导弹,还会使用化学武器。结果,以色列 Intel 负责人决定工厂不停工,但是基于大家自愿的原则:来就戴着防毒面具上班,不来也不会有任何惩罚。第一天,负责人认为能有 50% 的出席率就不错了,结果来了 75% 的人,第二颗导弹之后,出席率达到了 80%,攻击越激烈,出席率越高,这就是以色列的「新常态」。

因为以色列人的积极主动,他们在混乱和秩序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在这个点上,创业创新是最容易出现的。

就像 X 战警“First Class”里,X 教授告诉万磁王,最强大的状态,不应该只靠愤怒,而是介于愤怒与平静之间。

(未完待续)